有奖征文比赛—(诗词篇4)
发布时间:2020-01-23点击:86

察合北上和亲赋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(一)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西夏立国172年兮,

蒙古军攻打西夏。

兴庆城外飞矢如雨兮,

血盈黄河。

夏军终不敌兮,

忽见河口决裂。

汤汤大河兮,

驱虎豹于百里外。

敌强我弱兮,

蒙古终为国之大患。

又一臣向夏皇献策曰:

“将察合献铁木真,

以公主之美貌,必得大汗欢心。

结百年好,可绝异域患!

一臣私泄于察合兮,

察合大惊!踯躅良久,因有所思:

“斯非吾所愿兮,

因心已有所属。

美男名曰‘子君’兮,

英俊而倜傥。

职列于卫队兮,

保父皇之安危。

善发连弩兮,

百发百中。

与吾青梅相惜兮,

去岁私诺终身。

父皇宠我,假时日以禀兮,

必能成全与子君百年好!

察合彷徨久兮,

传信于卫队。

遂暗约子君兮,

具情以告。

月上柳稍兮,

良辰毫无颜色。

子君初无语兮,

然其面悲戚!

察合伏其怀兮,

落泪滂沱。

子君轻抚乌髻,曰:

“国家有难兮,

吾们当首赴国难。

愿万万家团圆兮,

吾二人分离又有何惜哉?

察合与子君相拥而泣。

忽闻子君奋而曰:

“铁木真若善待君兮,

姑且从之;

若于公主有丝毫慢待兮,

吾必以连弩射杀之!

明日,送亲台立。

察合著凤冠仪服兮,

携细软从仆。

天阴欲雨兮,

车轮轰鸣。

将嫁铁木真兮,

寸心欲裂。

送行者自夏皇及属下万余人兮,

子君列于其中。

别夏皇兮,

察合泪眼再望子君。

纵马河畔之少年兮,

英武绝伦。

其面有悲兮,

察合泪眼婆娑。

唤子君于近前兮,

竟呜咽不能语。

执手相视,哽咽语子君曰:

“涛涛黄河兮,

能鉴我心!

子君答曰:

“巍巍贺兰兮,

可鉴我怀!


(二)

竹筏北上兮,

亲人愈行远。

距夏故土万里兮,

天苍苍且风厉。

为夏国之和平兮,

效昭君出塞。

与铁木真成亲于第三斡儿朵兮,

时塞北风料峭。

蒙古人海量兮,

是夜杯盘狼藉。

铁木真亦大醉兮,

酩酊而入洞房。

见察合红妆坐玉床兮,

令侍婢皆退出。

察合体态姣美兮,

可汗疾步近前。

察合避之不及兮,

伏锦塌而恸哭:

“蒙古侵西夏兮,

夏国寻美色。

欲得以酬大汗兮,

为止干戈于夏蒙。

蒙古兵勇武兮,

兵所指皆披靡。

未久普天下皆华裔兮,

举寰宇皆为大汗子民。

大汗爱民兮,

人心归之。

举天下果以大汗为英雄兮,

斯非谀辞。

襟江山而拥美人兮,

固英雄本色。

吾慕大汗兮,

虽色浅而才疏。

本该倾心以事大王兮,

心中却有难言……”

言毕察合呜咽兮,

方泪下如雨。

铁木真端坐玉床兮,

正色以道:

“汝且道来!”

察合蹙眉曰:

“吾有发小兮,

名曰‘子君’。

儿小共嗅青梅兮,

又驾竹马同欢。

儿时心即所属兮

两小而无猜。

遂私订终身兮,

决不事二夫。

遂发千般愿:

‘若夫海枯石烂兮,

山无陵

江水为竭

冬雷震震

夏雨雪

天地合

乃敢与君绝。

未料蒙古军临城下兮,

夏国以我为美色。

故令我为大汗妾兮,

以绝兵戈。

为免生灵于涂炭兮,

吾北上使蒙古。

天下皆以公为英雄兮,

鄙人今具情以告。

古曰:君子好成人之美!

大汗乃天下英豪兮,

想必能全小人微愿!

铁木真静静聆听,稍顷,曰:

“汝之所愿,

朕能谅汝!

然蒙古有蒙古国之体面,

凡今后尔当仍以吾妾称之,

凡内吾可视汝为吾义女。

有日吾可全汝与子君之好,可乎?

察合诺,竟感激涕零。

是夜,铁木真帐内与察合分榻卧。

塞北风萧萧兮,

察合思故乡。

昼有锦衣玉食兮,

夜有胡笳笙歌宴舞。

铁木真视察合为义女兮,

察合以父事铁木真!


(三)

一日,铁木真兴致佳,

察合伺机语大汗:

“愿夏蒙永结好兮,

从此永无战争!

铁木真曰:

“但西夏国守盟约、不背我兮,

吾在世永不侵扰西夏!

稍顷,察合父为宗室齐王李遵顼废。

夏国遂东联金国,北击蒙古。

夏蒙盟约遂废。

铁木真以为夏叛己,

举兵将伐之。

察合劝曰:

“夏国立于蒙、金之间兮,

受金国胁迫。

犹古之楼兰兮,

不屈从匈奴或汉、将无以自立。

愿大汗谅之兮,

稍假时日。

夏人酷爱和平兮,

必能与蒙古和好如初!

铁木真不听。

前方战事急兮,

察合心急如焚。

故园将遭涂炭兮,

夏国将不存!

铁木真率十万铁骑兮,

兴庆被围如铁桶。

子君闻铁木真不见察合仨月兮,

深以为慢待公主。

从此迁怒于铁木真兮,

日日霍霍擦连弩。

蒙古侵西夏兮,

子君率众御侮。

铁木真莅临兴庆城外兮,

冠盖最盛。

其旌旗皇皇兮,

舍铁木真为谁?

子君曰:

“斯夺我爱人兮,

戗杀我民;

吾不得汝活兮,

家仇国恨俱报!

举连弩而奋发兮,

箭中铁木真胸口

大汗从此不起兮,

兵退兴庆城外三十里。

移营帐于六盘山兮,

江山秀丽。

虽气候宜人兮,

铁木真病入膏肓。

彼将亡,召子拖雷,曰:

“吾一生征战无数,所向披靡,

脚踩亚、非、欧仨洲。

未听察合公主言,

中夏国勇士之连弩。

虽扁鹊、华佗亦无力回天,

未几将命丧西夏。

吾死,当秘不发丧,待夏城陷,

当屠城以祭我!

未几,铁木真死于西夏国六盘山。

兴庆府终陷落兮,

夏人举城反抗。

子君连弩尽兮,

赤膊与蒙古军决斗。

敌众我寡兮,

子君死于国难。

(四)

察合居蒙古土拉河上游黑森林。

一日午睡兮,

得见子君。

斯人身著血战袍。作辑相告曰:

“吾已战死兮,

特来辞汝。

知铁木真未善待汝兮,

吾已射杀此人。

吾与侬有盟兮,

愿来世再作夫妻!

子君言毕,拱手而别。

察合跣足追逐之,

子君面察合退,步行益疾,逝。

察合终未能及。

原来南柯一梦兮,

从此阴阳两隔。

察合梦醒哽咽兮,

闻南边来信使:

大汗已亡兮,

夏人尽屠!

察合从此无家兮,

土拉河畔独步。

携细软南归兮,

故国不堪入目。

削发于公主台兮,

从此但诵经文:

祷告父皇安息兮,

祈愿子君魂定。

滚钟口草木葱茏兮,

昔与子君曾嬉戏。

耳鬓厮磨兮,

心仪斯人。

焚香于子君冢兮,

愿逝者知玉人来。

冢上双蝶戏兮,

察合悲怀少年事。

坟茔立苍松一对兮,

青翠相向。

树根盘结兮,

风雨与共。

察合祈苍穹:

愿来世与子君连理兮,

永世不得分离!

 

①:察合公主,成吉思汗众妻妾之一,也是西夏国主李安全之女,故又称察合公主。公元1209年,蒙古军入河西,李安全派其世子李承祯抗敌,战败;之后又派嵬名令公迎战,令公战败被俘。李安全派使者向金国求援,结果金国国主卫绍王认为应该让这两个敌国相攻,就没有出兵。蒙古军包围了西夏首都中兴府,李安全迫于无奈,便将女儿察合献给成吉思汗,希望与蒙古和亲,依附做蒙古的臣下。成吉思汗便把察合纳入后宫,班师回朝。察合后来成为成吉思汗众皇后之一,住在第三斡儿朵,排行为第三斡儿朵第六皇后

②:本说法来源于《马可·波罗游记》。马可·波罗是十三世纪意大利商人,于1275年到达中国,和元朝有十七年的交往。在其游记中这样记叙:成吉思汗在进攻西夏时围攻太津(今吉州,古要塞)时,膝部不幸中了西夏兵士射来的毒箭。党项人制造的良弓劲弩是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远程武器。党项人在迁徙途中一直将耗牛带上,其“重数百斤,角甚长,黄黑相间,用以制弓极佳”。用耗牛角做弓是党项人在牦牛价值开发和武器研制上的一大贡献,“西夏都城兴州出良弓,被中原购得,每张弓价值数百千”。宋朝曾有人购十数张西夏弓作为礼物送给权臣童贯,可见西夏弓在当时上流贵族中的地位和价值,其名贵可见一斑。北宋沈括在《梦溪笔谈》卷十九中记载了党项人制作的“神臂弓”——“似弓而施斡镫,似镫距地而张之,射三百步,能洞重礼”,在当时北宋人的眼里,那是“最为利器”。《世界侵略者传略》、《元史》等国外、国内书籍都说“汗病八日死”,从患病到死亡只有8天时间,颇为蹊跷。此前“薛阇欲行,汗留之,俾其亲见西夏都城之攻拨”,证明成吉思汗在一路攻城略地中,对眼前要取得的胜利很有信心,而且身体状况也很好。在当时的作战情况下,导致其短期内猝死的只有箭伤了。我经过对成吉思汗之地六盘山地区多次的调查,比较认同以上马可·波罗的观点。而内蒙古文化学者马冀也考证出,时年66岁的成吉思汗之死因与其受箭伤落马有关。所以,公认的结果是,成吉思汗因毒箭攻心,伤势益重,一病不起。成吉思汗死了,他的话却更有效。成吉思汗在临死前留下三条遗嘱,其中之一就是他死后暂秘不发丧,待西夏国主献城投降时则将他与兴庆府内所有军民统杀掉。“汗同时嘱诸将,死后秘不发丧,待唐兀主及期出都城来谒时,执杀之,并屠其城民。后诸将果如命而行。”